忏悔录 人谁无过 过而能改 善莫大焉

患者临终前遗言,像锥子一样刺进我心脏

      作为医生,我很惭愧,尽管我曾想尽办法,穷其所能,治愈了她的胆结石,但我依然没有办法阻止她胆结石的复发,更无法阻止癌症的脚步。 ———作者

      我是一名医生。从上世纪60年代开始踏入医疗门槛,至今整整57年了,在风风雨雨、跌宕坎坷中,从未间断过学习医术和从事医疗活动。我今年77岁,早已进入老医生行列,依然在临床一线忙活,没有节假日,没有星期天,天天与患者打交道。回忆半个多世纪的医疗生涯,酸甜苦辣,滋味多多。

我为没医好病人的“虫念心病”而遗憾

对于临床医生而言,最难的部分永远不是医术。 ———作者

这是50多年前的事了,许多细节已不甚清晰,但留下的“遗憾”二字却笔笔刻在我的心头了。

我是1930年生人,1953年在吉林医士学校毕业,参加工作后在郭尔罗斯前旗卫生院当了一名医生。后来前郭尔罗斯蒙古族自治县(简称前郭县)成立,我所在的医院改为前郭县医院。

标签: 遗憾 医生

作者:喃喃 分类:其他 浏览:396 评论: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