忏悔录 人谁无过 过而能改 善莫大焉

“小青”被强行牵走,让我心碎了几十年

        小青被押走了,它不理解,带着疑问,三步两回头地往回张望,恋恋不舍地瞅着我。 ———作者

        1979年春回大地的时候,我重见天日,得到了平反,恢复了军籍。继续行医的我,不敢去看医院里的实验狗,也不敢去看侦察连的军犬表演,因为它们会勾起我对“小青”的思念,会勾起我心口的伤痛。即使到了现在,小青已离开我39年了,但我心中对它的忏悔依然没有减少。

标签: 小青 辜负

作者:喃喃 分类:其他 浏览:769 评论:0

我的兄弟,你在哪里,我对不起你

         我为了两条狗,竟对李义做出了那么极端的事情,伤的不只是他的身,真正伤的是他的心啊! ———作者

        1968年的冬季来得格外早,天气也格外寒冷。11月22日上午,长春火车站前热闹非凡, 高音大喇叭里不断地播放着“到农村去,  到边疆去,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”的歌曲和“知识青年到农村去,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”的口号。车站里到处可见身穿棉大衣,头戴绿色兔皮帽,脚穿棉胶鞋的人流。站台上,凛冽的寒风中,聚集着的人群相互送别。

标签: 宽恕 知青

作者:喃喃 分类:朋友 浏览:811 评论:0

爸爸绝望的“选择”,让我悔恨终生

       爸爸的离去,成了一个永远无法解开的谜,也成了我们兄妹三人心中永远的痛点。 ———作者

       前几天看到一段文字,是关于父母与孩子的。“孩子小的时候很淘气,父母会说:等你上学就好了;等到孩子毕业了,父母会说:等你找到工作就好了;等到孩子开始工作后,父母会说:等到你们结婚我们就享福了。等到孩子们都结婚生子了,父母又会说:等你们孩子长大升学,我们就真的开始享福了。”

标签: 孤单 离婚

作者:喃喃 分类:亲人 浏览:796 评论:0

父亲的眼泪,让我在痛悔中迷途知返

       岁月能把父亲从我身边带走,却带不走他在凡尘琐事里沉淀下的爱。 ———作者

父亲生于1924年,属鼠。屈指算来,如他依然在世,如今已是九十高龄的人了。

    对于父亲的具体年龄,我一向迟钝。早年间一遇人问起他的年龄,我总是略显迟疑,往往都是前推后算。每到这时,为了免于尴尬,我会立即回答出他的属相。对于父亲的属相,我之所以深刻记得,则缘于早年间的一件往事。


标签: 挨打 父亲

作者:喃喃 分类:亲人 浏览:732 评论: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