忏悔录 人谁无过 过而能改 善莫大焉

浑浑噩噩不成器,枉费师父爱徒心

    我当学徒时,管“师傅”叫“师父”。虽然“师傅”和“师父”最基本的意义是相通的,这就是指传授知识或技艺的人。可一个人只要对自己的师傅深怀敬意,师傅的年龄和自己的父亲相当,他就完全可以称呼自己的“师傅”为“师父”。“父生之,师教之”、“一日为师,终身为父”,在我的成长道路上,就有一位犹如父亲一样的师父。可我的不成器却辜负了他对我的精心栽培。一想起师父,我就心怀愧疚。

我当年的无意冒犯,伤害唐老师几十年

    有些痛,从根源上讲,不是我们造成的,但与我们有关。因为无意间的冒犯与入侵,往往伤害了他人的情感。 ———作者

    幽默本身是一种玩笑,是一种调侃,是出现在朋友、同学、家人之间的一种交际方式。幽默对绝大多数人来说像是一剂良药,一碗降暑汤,在你情绪低迷、郁闷无聊的时候,不管是谁,只要开一个小小的玩笑,就会使你的心情马上变好。

标签: 老师 道歉

作者:喃喃 分类:老师 浏览:573 评论:0

因教学分歧,我让一位教师告别课堂

    总会有另一种观点存在。对同一个问题,贾老师与我们的看法不同,这并不证明他是错的。 ———作者

    那是20世纪80年代头几年,我们学校还是一所师范专科院校。教师年轻的多,年龄大的,是从外地旗县转来的,他们本来是中学教师。贾老师是从大兴安岭林区转来的,他儿子在这座小城海拉尔,他来这里,据说是为了辅导他小孙子的学习。他的工作迟迟没有着落。

年少轻狂,我曾经批斗过张老师

       望着他的背影,我恍然大悟:他是个好人,不是“牛鬼蛇神”。 ———作者

       1973年,我11岁,刚上初中。当时,虽然属于“文革”后期,可是“反潮流”的风气却是刚刚开始流行。先是出了一个“白卷先生”张铁生,说搞文化考试是“旧高考制度的复辟”,紧接着,全国各中小学又掀起学黄帅“破师道尊严”、“横扫资产阶级复辟势力”、“批判修正主义教育路线回潮”的活动......

愧对我的老师康学武

       鸦尚反哺,寸草尚报春晖呀!我太自私了,为自己想得太多,却没有珍惜我们那份美好的、纯净的师生情。 ———作者

    近些年,每当听到家长们为社会上盛行的“补课风”诉苦时,我就想起我的老师们。我年岁愈长愈清楚地知道,老师,是我记忆河床中最温馨、挚爱的部分,牢牢地占据着我记忆的中心,却不敢轻易碰,

标签: 老师 道歉

作者:喃喃 分类:老师 浏览:730 评论:0

老师,有些话还没来得及对您说

       一个五十多岁的老教师,怎么可能跟一个十七八岁的毛头小子治气呢?我简直有点庸人自扰。 ———作者

       去年年末,我参加同学母亲的葬礼时,听一位同学讲,班主任王老师去世了。我很惊讶,不会吧?同学叹了口气说:“咱们都快五十岁了,老师该多大年纪啊!”是啊,刚上高中时我们才十七八岁,那时候老师已经五十多了;一晃三十多年过去,老师辞世,当不算意外。遗憾的是,我一直憋在心里的那些话,再没机会当面向老师说了。

荒唐事做得太多,让我痛失“老师”栽培

       如果时间可以倒转,我真想回去,重做“老师”的学生。 ———作者

       假设一个精灵从瓶子里蹦出来说:“请告诉我你要什么?”多数人会张口结舌,不知道要什么好。他们大概会说:“我不要什么。”但是这可不行,你必须知道自己想要什么。切记,你的目标必须务实,更要清晰。只有你制定了目标,你才可以为这目标努力奋斗,最终实现你心中的理想。如果你不这样做,你就会发觉自己错过了机会,你会追悔莫及。我就是这样一个悔不当初的人

标签: 荒唐 文学

作者:喃喃 分类:老师 浏览:839 评论:0

给老师起的一个外号,让我追悔莫及

       都说后悔药没处去买,可我却想在什么地方寻到这样一剂药,来解救我心灵的痛苦。 ———作者

       在生活当中,令人遗憾和愧疚的事物永远都在缠绕着我们。我在儿童时期给老师起过一个外号,虽然并无恶意,却给老师造成了意想不到的伤害。直到今天,这种遗憾和愧疚还在缠绕着我。

标签: 后悔 外号

作者:喃喃 分类:老师 浏览:723 评论:0

想起“文革”那些荒唐事,我对不起孙师傅

         回首当年,我感到荒唐,感到沉痛,感到应该赤诚地追究自己。自己做的错事,就要勇敢地把它扛在肩上,甚至刻在脸上。 ———作者

         忏悔这个话题,成了“文革”那场浩劫留给许多人、留给我们全民族的一笔精神债务。无论是出于内在的良知,还是迫于外在舆论的压力,在“文革”过去的38年里,忏悔一直是一代“文革”积极分子的心声。今年65岁的我就是其中的一员。我要向我的师傅表达我心中积郁已久的悔恨。

标签: 师徒 批斗

作者:喃喃 分类:老师 浏览:781 评论:0

因行为有悖“庄运”,方老师被迫调离我们庄

       她不但教学方法新,思想观念也新,她的一些说法和做法,是对我们庄那些陈腐观念的挑战,是很有进步意义的。 ———作者

       山东北部德州地区有一个叫“谷马”的庄,由谷姓和马姓组成,是我童年生活的地方。12岁以后,我就流落到东北了。在那12年里,有些事现在还记得很清楚。

标签: 陈旧 反思

作者:喃喃 分类:老师 浏览:749 评论: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