忏悔录 人谁无过 过而能改 善莫大焉

福增的离去,是我心中最深的痛

       想起福增曾说的话:“谁让咱俩是铁哥们呢?铁哥们就要患难与共,有福同享,有难同当。”为人真诚善良、质朴厚道的福增做到了,而我却没做到。  ———作者

       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,我深夜梦醒,常常一身冷汗。只记得我拼命地跑,拼命地喊,拼命地想抓住什么。直到有一天,当我独自一人坐在家里,抚摸着满屋子的家具,欣赏着它们明亮的色泽和坚实的质地时,突然地,没有任何预兆,一阵深深的悲哀从心底深处涌出。没有任何时候像这一刻,让我深深地知道:我失去了我最宝贵的——我的知己王福增。

训练父亲“方便”那段虐心的日子让我此生抱憾,五内如焚

       那一刻,我猛然醒悟,原来父亲一直是我心中最深的痛、最深的悔,而且这种痛和悔已浸入我的骨髓,如影随形,虽不会刻意觉得悲伤,却时时与我相伴。  ———作者

       父亲是7年前冬至那天走的。那天下着大雪,父亲走在皎洁的世界里。对父亲来说,俗尘过往的恩怨皆如烟云般杳无痕迹,唯有清澈的灵魂、澄明的心境诠释他一路走来的历程与归途

姑姑晚年遭遇“尊严”危机,给我留下终生遗憾

       在旁人眼里,姑姑也许平庸呆板、普通得不能再普通,甚至有点傻气,可在我的心目中,她却是那样完美慈祥可敬可爱。 ———作者

       一转眼,我亲爱的姑姑离开她眷恋的世界已经快四年了。而当医生的我,却没能延长她的生命,也没能让她晚年过上有质量有尊严的生活,开心地享受天伦之乐,这给我留下终生无法弥补的遗憾。

标签: 尊严 愧疚

作者:喃喃 分类:亲人 浏览:874 评论:0

母亲轻生,我有不可推卸的责任

多少年来,受苦受难、命运悲惨的母亲的影子,始终在我眼前挥之不去。对母亲的不孝也成了我一生中心灵最大的创伤。 ———作者

人们常说,“七十岁有个家,八十岁有个妈”。世上只有妈妈好,母爱是最伟大最无私的,不敬不孝母亲是不可饶恕的罪过。我在少年时就对母亲犯下了这样的罪过,让我一辈子都无法原谅自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