忏悔录 人谁无过 过而能改 善莫大焉

“最后一瓶”一身轻松地走了,留下了我们这些亏欠他的朋友

       因为他对别人的好,让别人在他走后思念他、怀念他、惋惜他,为他伤心、为他流泪、为他忏悔。他好富有!而我们这些曾经接受他无私关怀和帮助的朋友,一辈子都要亏他、欠他,且无法补救、无法偿还!  ——作者

我的好友袁君(化名),因为意外,不幸去世。这是不久前发生的事。 

 

标签: 补救 后悔

作者:喃喃 分类:朋友 浏览:655 评论:0

父亲回家的心愿至死没能实现,给我留下无法补救的悔恨

父亲啊,你的愿望是多么普通,多么平常,又是多么合情合理,可就是这么一个简单的愿望,儿女却没能帮你实现,怎不叫人心中悲凉?      ——作者

“尽孝的事千万别拖着,否则你会遗恨终生。”不知这话是谁总结的,它说出了我的心声。我的父亲是2011年冬月初三去世的,终年91岁。在父亲离开故乡的11年里,能够回到生养他整整80年的那个小山沟里看上一眼,是他余生最大的心愿。按理说,在当今社会,无论财力还是运力,父亲的这个心愿真的不难实现,可父亲确实至死都没能如愿。这也让我这个做女儿的有了一个永远也打不开的心结。

标签: 孝顺 回家

作者:喃喃 分类:亲人 浏览:692 评论:0

为自保,我不敢与大舅公开往来

       大舅啊!你生前白疼了我一回! ——作者

       在“文革”那个特殊的年代,我的灵魂发生了严重的扭曲,做出了难以理解的错事。为了保全自己,在大舅病重期间,我不敢公开去探视;在他含冤受辱时,我不敢为他申冤昭雪;在他生活极端困难和生命垂危时,我未能有效地救助和护理。大舅在绝望的情况下,寻了短见。我愧对大舅的疼爱,时时受到良心的谴责。

标签: 外甥 黑户

作者:喃喃 分类:亲人 浏览:750 评论:0

因我的口无遮拦,要了立秋哥的命

        愿立秋哥安息,愿立秋哥的悲剧不要一演再演。——作者

     “如果人人都做道德监控者,这个社会很可怕。”我的脑中总会冒出这个想法。因为,道德是用于律己的,法律才是管人的。一个社会,如果人人都做道德家,并且用自以为是的标准去要求别人,干预别人最隐私的生活,这个社会就是一个扭曲的社会,甚至会弄出一些麻烦、一些悲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