忏悔录 人谁无过 过而能改 善莫大焉

我的唯命是从让社员们一年的辛勤汗水付之东流

  时至今日,已经过去了37个年头。回想往事,我的内心依然充满了内疚和懊悔。我多想再回去看看啊!很想他们。 ———作者

  时光似箭,岁月如梭,人生不经搁,转眼之间我已经68岁了。人到了这个年纪,经历了很多岁月,且大多日子已在记忆中了无痕迹了。可我却永远忘不了1976年,那是我人生中教训最深刻的一年。

我的好主意给单位带来麻烦一箩筐

  我特别想对我单位的领导和同志们说:“谢谢你们!还有,对不起!” ———作者

  我叫徐忠仁, 今年74岁了,退休前是长春水电段四平供电所的一名职工。 回首我这一生,自以为没做过坏事,没打过人,没骂过人,包括自己的子女; 也没坑过谁,更没骗过谁,自我感觉心安理得。 可就是有一件事,每当想起来,都觉得自己的做法欠妥,非常对不起我单位的领导和同志们。 今借《新文化报》扪心栏目,把它公布出来,让大家品评一下。

作者:黑白世界 分类:同事 浏览:903 评论:0

我的疏忽大意,让我痛失母亲

  在母亲去世后这五十多年里,悔恨和自责一直跟随着我。 ———作者

  1957年7月6日,是我年仅47岁的母亲去世的日子。为什么五十多年来,我对母亲的缅怀依旧呢?那是因为,若不是我的过失,母亲也许不会死。

上纲上线伤同学,斩断友情悔半生

  李同学,如今我们都是七十古来稀的年龄了,我相信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,期盼有一天我们能相逢一笑,握手言欢,重温往日的友情。 ———作者

  我是一名外科医生,今年75岁了。47年前的一段往事,至今仍让我耿耿于怀,一想起来就如鲠在喉,不吐不快。“文革”时,我因给朋友上纲上线,断送了我们的友谊。


为了报复爷爷,我给他做了一顿硬米饭

  那顿硬米饭,像是永远地留在了我的胃里,无法消化。 ———作者

  爷爷如果还在,应该是九十几岁高龄的老人了。在他离开的这几年里,步入不惑之年的我,才深深地体会到子欲养而亲不待的悲哀。我年少时对爷爷犯下的错,在不眠的暗夜里,像一只毒虫一样,啃噬着我苍凉的记忆。也许,那一次我犯的错,爷爷根本没有察觉;也许,爷爷认为我只是一时顽皮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