忏悔录 人谁无过 过而能改 善莫大焉

私心膨胀,我曾上书状告师首长

       和地对待生活中的每一件事,要善意地对待周围的每一个人,要永远保持一种真诚、友爱、宽容、健康的心态,用心去画好自己的人生之图。  ———作者

       事困扰了我很久,我得承认,越早让别人知道这件事,我可能就越感到自在些,那就是———我曾状告师首长,为的是———7块钱一月的奖励工资。

标签: 上书 醒悟

作者:喃喃 分类:同事 浏览:738 评论:0

为了坚持“政治立场”我曾阻止两姐妹加入共青团

       在某个辗转反侧难于成眠的梦里,我会突然陷入那种可怕的自责中,而那挥之不去的遗憾如锐利的荆棘刺一般,带着活性的尖利,带着无可抗拒,刺痛着我的良心……  ———作者

       从上世纪70年代初开始,我在东丰县小四平乡(当时称小四平人民公社)当了三年多的团委书记,曾经批准2600多名青年加入共青团。后来,他们中的许多人成为各行各业的中坚,有的成为有高级职称的人才,有的还成为领导干部。可是,也有好学上进,肯于奉献的青年,因为我的极“左”思想,讲求“成分”......

标签: 入团 姐妹

作者:喃喃 分类:同事 浏览:689 评论:0

三十年关爱,无以回报终生的愧悔,怎能摆脱

 退休以后,我久久不能忘怀的还是长荣同志。想起他在那个特殊年代,以自己对党的政策的灵活把握,以及对事业的无限忠诚,极力保护我这个技术人员的历历往事。我相信好人一生平安,他会健康长寿的。这篇文字,就算是我对他表达的感激之情吧! ———作者 

标签: 文革 宣泄

作者:喃喃 分类:同事 浏览:753 评论:0

我的唯命是从让社员们一年的辛勤汗水付之东流

  时至今日,已经过去了37个年头。回想往事,我的内心依然充满了内疚和懊悔。我多想再回去看看啊!很想他们。 ———作者

  时光似箭,岁月如梭,人生不经搁,转眼之间我已经68岁了。人到了这个年纪,经历了很多岁月,且大多日子已在记忆中了无痕迹了。可我却永远忘不了1976年,那是我人生中教训最深刻的一年。

我的好主意给单位带来麻烦一箩筐

  我特别想对我单位的领导和同志们说:“谢谢你们!还有,对不起!” ———作者

  我叫徐忠仁, 今年74岁了,退休前是长春水电段四平供电所的一名职工。 回首我这一生,自以为没做过坏事,没打过人,没骂过人,包括自己的子女; 也没坑过谁,更没骗过谁,自我感觉心安理得。 可就是有一件事,每当想起来,都觉得自己的做法欠妥,非常对不起我单位的领导和同志们。 今借《新文化报》扪心栏目,把它公布出来,让大家品评一下。

作者:黑白世界 分类:同事 浏览:880 评论:0

在“清队”中,我暴打专家杨善济先生

       杨先生虽已作古,入住天堂,但他的良善、他的为人,却永驻我心。我会永远记住他,永远思念他,为他烧香祈福。  ——作者

       这种羞愧难当、痛心疾首的心情,已经困扰了我四十多年。这种“羞愧”感,从我1968年暴打杨善济先生的那天开始,就在我的心中徘徊不散。当我渐渐地看清了自己身后的那段经历和历史的真面目时,我对自己当年的行为就不只是“羞愧”了,还感到特别“痛心”。

标签: 良心 愧疚

作者:喃喃 分类:同事 浏览:737 评论: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