忏悔录 人谁无过 过而能改 善莫大焉

“看青”时的一件事,罪不在己,其责难推

他们对我的态度并不是惧怕和讨好,而是真诚的理解和感恩。他们这样的行为,来自于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家庭,让我感到很了不起。  ———作者

1968年,在中国的大地上,一场史无前例的“文化大革命”硝烟未尽,党中央、毛主席一声令下,“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,很有必要。”“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,在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。”于是,全国数以万计的青年学生告别了正在读书的母校,告别了父母......

 

标签: 玉米 收获

作者:喃喃 分类:其他 浏览:690 评论:0

我想跟那个“命硬”的太婆说句对不起

       家里人说,太婆弥留之际一直以为我会赶回来,说什么也要亲手把镯子交给我……我的泪水奔涌而出。 ———作者

       我的老家在江西省上饶市的一个小山村。在我们南方,习惯唤曾祖母为“太婆”。

       太婆是我家的童养媳,疼了一辈子儿孙,守了半辈子寡,天天吃斋念佛,连一只鸡都没杀过。

       我出生那年,太婆70岁。我两岁时,因为家里太穷,父母去往沿海城市打工。那时弟弟才几个月大,父母将他带在身边,我则跟着太婆和爷爷留在老家生活。

11月16日国际宽容日——人心靠爱和宽容征服

       宽容是人类的伟大品质之一,也是我们积极倡导的价值取向。《扪心》栏目希望通过这个版面,能使当事一方对忏悔者给予更多的理解和宽容。

       在我们的《扪心》专栏中,拥有这样一些宽大胸怀的受害者。他们虽然受到过极大的委屈、极深的伤害,而且这一切似乎是不可原谅的,但是,他们却通过宽容,忘却别人的过错,重新获得心灵的平静。我在这里举三个例子,希望读到这些故事的读者也能和其中的忏悔者一样,内心被深深的感激所包围。

为应付一时,谎称自己是“国民党员”使得单位频频外调,劳民伤财

      在我的职业生涯里,给组织上造成了很大的麻烦和困扰,让我觉得内心有愧,深感对不起我所在单位的领导和同志们。 ———作者

      我家住大连金州区董家沟镇东英村,日伪时期属于被日本殖民者强占的“关东州”的一部分。我父亲在1941年之前当过伪村长。我二哥对我父亲这一伪村长的身份极为不满。

我爸这辈子唯一的新衣是寿装。每当想起,我都愧疚不安,自责不已

       还有什么比一个亲人的亡故,更值得反思呢?爸爸去世之后,我把对爸爸的愧疚都弥补在妈妈的身上了。 ———作者

       我今年45岁了,是在商场里卖服装的,至今已经卖了20多年。20多年里,我卖过无数件新衣服,也为自己买过不少新衣服,而我给我爸爸买的唯一一件新衣服竟是寿装!

标签: 衣服 智障

作者:喃喃 分类:亲人 浏览:863 评论: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