忏悔录 人谁无过 过而能改 善莫大焉

爹,我就是您可怜又可恨的忤逆子孙

       你做的每个决定,都是父母晚年的一滴水、一粒米,也是你毕生的心安;不能大喊一声“我是不管啊”就撂挑子。 ———作者

       当我挪动脚步紧盯着我爹从殡仪馆的炉口被推进去的时候,不知我脑袋里装的是什么,我只想看看他到底去了里。虽然耳朵里还能听到有人在喊:“家属撤了,家属撤了!”我还是随着炉口的张闭,追着看我爹和火舌交接的情形......

标签: 父亲 忤逆

作者:喃喃 分类:亲人 浏览:661 评论:0

“父亲节”前,儿子向您忏悔

      望着您的遗照,儿子扪心自问,我有愧于您!不孝儿擢发抽肠,向您谢罪!愿您的在天之灵再无孤独,再无忧郁,再无苦涩,尽享甘甜! ———作者

      每次听到军旅歌手刘和刚声情并茂地演唱令人动容的《我的老父亲》这首歌时,我都难抑内心的激动。尤其听到“人间的甘甜有十分,您只尝了三分……生活的苦涩有三分,您却吃了十分”这两句歌词时......

没有陪病危的爸爸过最后一个春节是我一生的痛和悔

     当我也成为省邮电系统的劳模时,不由得流下了幸福和辛酸的泪水。我想,爸爸在九泉之下一定会为我高兴的,也会原谅我的不孝。  ———作者

      人生如梦,弹指之间,就是百年。老话都是这样讲的,但人的一生能活到一百岁还是少之又少。想起我的爸爸,生于1914年,至今也应百岁有余了,可他早在1975年就已经去世,只活了61岁。

我所欠的“马拉松”债,永远也还不清

      我深深地感到,自己的欠债行为给工友、朋友、亲属以及家人都或多或少地带来了损失和困扰,也给大家的心里留下了难以抹去的阴影。  ———作者

      长春定居以来,一晃17年过去了,我一直都是租房子住,截止到今年的三月份,才住上了宽敞明亮的大房子。但它并非我拼搏而来,而是我的女儿们节衣缩食为我购置的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