忏悔录 人谁无过 过而能改 善莫大焉

奶奶啊,我还没孝敬够您老呢

    我奶奶一辈子没照过相,只有她那慈祥的微笑像烙印一样打在我心上。 ———作者

    我今年70多岁,头发已所剩无几,步入风烛残年的岁月啦。平时喝点小酒,越发喜欢回忆往事。我奶奶应该是1905年生人。听说她年轻时候长得很漂亮,高高的个头儿,大眼睛,皮肤白白的。她的娘家住在饮马河(据说康熙皇帝路过这地方饮过马,因此而得名,是吉祥之水)西边,我小时候经常去串门。

我不服母亲管教,险些走向歪路

    我下定决心,一定要在今后的时光里好好孝敬父母,就如书上所说的那样:“做人臣者,当忠;为人子女者,当孝。” ———作者

    1973年秋,我10岁时,由于父亲在工作中如实汇报了工作,说了真话,被“红革会”(“文革”时期的一种组织)错误地定为“反社会主义分子”。于是,我家从原吉林省大安县城,下放到大安县城所属的红岗子乡南岗村———也是我的姥姥家,实行劳动改造。

没坚持继父与母亲合葬我不安

唯有行动,才能解除你所有的不安。 ———作者

1966年3月8日妇女节,这天本是我母亲的节日。但就在这一天,我的母亲却离开了人世。母亲死时,年仅53岁。我记得母亲出殡那天,天气闷热,漫天扬着黄乎乎的粉尘和沙粒,打得人睁不开眼睛。

 

标签: 母亲 继父

作者:喃喃 分类:亲人 浏览:623 评论:0

好邻居,我悔不该错怪你打你

    敬畏自然,就是敬畏我们自己…… ———作者

    我是《新文化报》的忠实的读者,从改版至今每年必订、每篇必看,扪心栏目也是每期必看的。我也有个想要忏悔的事,我错怪了我的好邻居,打跑了我的好邻居,真正感到追悔莫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