忏悔录 人谁无过 过而能改 善莫大焉

连长因我的过错而负伤,我对不起他!

       每当“八一建军节”临近的时候,我都会不由自主地想起自己的那段军旅生涯,想起与自己朝夕相处6年的老连长。翻出在部队照的那些老照片,目光停留在老连长的一张“全家福”上,我的心情无比激动。连长是我的入党介绍人,在我的成长过程中,他倾注了大量的心血。可以说,没有连长,就没有我的今天。 

标签: 责备 吉林

作者:喃喃 分类:其他 浏览:483 评论:0

我害死了5岁的妹妹,也让妈妈伤心欲绝

       聊以自慰的是,在妈妈的有生之年,我终于和她面对面地承认了自己的过错。虽是在酒后,但酒后吐真言,这是我对小清妹妹发自内心的忏悔。——作者

       这是一个埋藏在我心底57年的秘密,从来不愿意对外人提起。我出生在吉林省永吉县一个叫菜家林子的小山村。爸爸从10岁起就给商店当学徒,后来做店员。土改时,家里被划为贫农,分了两间草屋、一垧多地。别的农民都欢天喜地的,可面对土地,爸爸却愁眉苦脸,因为他对种地一窍不通。

爸爸、妈妈,我一定会去接你们来东北团聚

       在这里,愿我的真诚忏悔,能让远方的爸爸、妈妈了解我的心路历程,同时也能给我这颗还保留着最后一点良知的心,带来些许慰藉。  ——作者

       在每个人的一生中,都会或多或少地发生一些刻骨铭心的故事。有些故事里的人和事,会随着时间的推移,愈加强烈地敲打着我们的良知,不管是白天还是晚上,总是萦绕在我们的心头挥之不去。我这里要说的,是关于我与爸爸、妈妈之间的往事。爸爸、妈妈是我在南方一个小山村里认下的“干爸”、“干妈”。他们曾在我求学无门、走投无路、落魄他乡之际,不计得失、不求回报,全力以赴地帮助过我。他们对我情深似海,恩重如山,可我却亏欠了他们!

59年前的承诺至今还未兑现,让我愧疚难当

       张光耀师傅的一顿打岔,让我感到异常尴尬的事就算过去了,可在我内心深处,却比受到一番谴责还不安。 ——作者

       事情发生在1953年冬天,与一项举国瞩目的送电工程——506工程有关。506工程是我国建设的第一条22万伏超高压送电工程,全长369.25公里,是朝鲜战争爆发后为避免电力缺乏而采取的一项战略措施。当时东北地区电力供应只有两处大的发电厂,一是松花江上游的丰满电厂,再一个就是中朝合用的水丰电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