忏悔录 人谁无过 过而能改 善莫大焉

受恩不感,念怨不休,我对不起大哥

       当年,在生活的苦难面前,除了把我们送出去,父亲还能拿什么来爱我们呢?而如今,在生命的无情面前,我又拿什么来回报10多年来一直苦苦寻找我们的大哥? ———作者

       这是关于我和亲人之间的故事,比较普通,也挺简单,可是,想起来,便会黯然神伤,心情久久不能平静。它让我时刻感到亲情的沉甸甸和不可或缺。亲情是根,既然离不了,便要珍惜。而且,说到亲情,它的纯真,它的质朴,它的可贵,就在于只讲付与,只讲给,完全没有功利,不求回报。 

我的忏悔:拿什么来爱你———我的家人

       我相信自己,只要我能保持心灵纯洁的方向,就不会再失去自我。 ———作者

       广大读者,我今年50多岁了,在漫长的人生道路上,我经历了平坦的童年时代,它记录了我的纯真岁月。我所要讲的故事很快要从这里开始,它即将打碎我的心、我的梦、我的魂、我的所有。

六封电报没能唤回我,我未见父亲最后一面

       月有阴晴圆缺,人有悲欢离合。我们需要经过多少人世的历练,才能明白这个道理? ———作者

       我的父亲吴襄哉于1884年农历六月初八出生于江苏省高邮县汉留乡一个地主家庭。他有五兄弟、八姐妹,在兄弟中排行老四。父亲小时候学习四书五经,科举只考中了个前清秀才。但在清朝末期清政府办了个银行学校,他在那个学校学习并毕业。

百年人生一过客,雁来雁去一首歌

       在这个世界上,总有一些东西让我们感动,总有一种情感让我们情不自禁。———作者

    我17岁参加工作任东风县小四平乡团委书记的1970年,是在十年“文革”之中。上级派我参加本乡驻太阳村(当时叫太阳大队)的“一打三反”运动工作队。其任务,就是打击阶级敌人,反击资本主义倾向之类。

 

小叔子夫妇之死我昧着良心把责任都推给妹夫

      早在索振东、鞠缉爽夫妇轻生的前一周,索振东就已经向我和他大哥说了想要轻生的话,这是我在过去的五十年里从未向别人说过的事。———作者

      我今年84岁,已经是饱经沧桑的老人了。走过风风雨雨,走过春夏秋冬,已是四世同堂的我感到人生充满阳光,也充满了幸福和爱。但是人的幸福要与国家兴亡和社会发展紧密相连,也牵系着亲人们的生活。

没有给父亲送终是我今生最大的憾事

       我的爸爸当了一辈子工人,他的想法就是好好工作,多挣钱,把家里的日子过好,把孩子培养成人。这就是一个工人最普通也是最实际的生活目标。———作者

       爸爸离开我已经近六年了,六年来,我无时无刻不在思念他,真是:想见音容空有泪,欲问其言杳无声。我们父子是阴阳两重天,相见只能在梦境中,想念只能在回忆里。树欲静而风不止,子欲孝而亲不在,这种遗憾最刺痛人心。

自责,那场随风而逝的初恋

       在这件事上,我对不起人家,把人家寄予我的美好愿望变成了泡影。 ———作者

       漫漫人生路,总有些事不尽如人意,留有遗憾。相对于我的年龄,这已是久远的事了,几十年的岁月仿佛形成了一个断层,中间有多少悲欢离合啊,依稀记得的却只有初恋的纯真和简朴。那些断层中间的日子,或者就是我成长的故事。 

寄给遥远的你———我的爱人

       道肝肠寸断的感觉吗?手捧你的照片,凝视着你的脸庞,我们四目相对,你仿佛在诉说离别之苦。我又何尝不是?我有太多的话要问你:为什么要不辞而别?为什么要挖走我的心?为什么? ———李大姐

       姐的爱人是猝然去世的,时间是2017年6月3日,65岁。他们于1979年1月份结婚,一起度过了38年的美好时光。  

第一次在报社约见李大姐,是去年7月16日,她爱人刚去世一个半月。那时的她形容憔悴,神情低落,生无可恋。在一个多小时的交谈中,她时而哽泣无语,时而泪流满面。 

我先生榜样的力量让我更加愧悔对自己母亲的所为

       妈妈,我听人说,在春天走的人都是一生积德行善的好人。 我知道,您此刻也许就走在路上,在我身边;我知道,只要心在一起,我们就永远不会分开。 ———作者

    说起来, 我能在这里讲述我对妈妈的愧疚之情, 源于我先生对他妈妈的照顾。老人家今年90岁了,因脑梗已经卧床七年, 我先生一直在番心照顾他的妈妈,七年如一日,从未有过怨言。 我先生退休前是北汽的一位高管,他的妈妈刚得脑梗时,虽然有四个儿女, 但各自都有照顾老人的困难, 于是我先生几乎承担了照顾老人的全部责任。 当时我先生刚退休不久, 正在经营一个自己的公司,公司的效益也是蒸蒸日上。但我先生断然放下了公司的一切,全身心地照顾他的妈妈。

因为不讲究,我伤害了最爱我的那个人

         宏离开我以后,再也没找过我,他是伤透了心。爱是自私的,爱是相互的,一个男人即便再爱你也不能容忍你的见异思迁。 ———丹

         丹(化名)是位四十多岁的漂亮女人。一开始,她是在QQ上向我述说她的故事的。她先是在对话框里给我发了一段叶赛宁的诗,“昔日在生活中体验的欢欣,早就已经不翼而飞,心中只剩下冷却的感情,失去的东西,永不复归”。我给她回复了一个大大的“?”号。她又发过来一句话:“积压许久的情感,需要一个安静、平和的心态慢慢梳理。”我又回复:“你说,我听。”

标签: 放弃 珍惜

作者:喃喃 分类:亲人 浏览:155 评论: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