忏悔录 人谁无过 过而能改 善莫大焉

大集体时代,两位包队干部心中的愧悔

       他们都是从农村大集体时代走过来的人。在他们的记忆长河里,有无数个故事,但是挥之不去的是那段到农村当包队干部的生活。在这里,一南一北两位作者分别讲述了自己在包队生活中鲜为人知、感受最深、最重要的一段生活经历。在这一段经历里,再现了那个时代风风雨雨磕磕碰碰丰富多彩的真实画面。这里有他们的苦辣,有他们的酸甜,也有他们的痛苦和不安。      ——编者

我在工作中的两次自责

       在工作中,在人际交往中,不能主观、片面地从自己的角度考虑问题、作出判断,而应该站在对方的角度、站在集体的角度思考问题…… ———作者

       我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就参加革命工作的老干部,自认一生与人为善,在待人、处事方面不改淳朴本色。但有两件事,虽然过去了六七十年,却一直让我自责不已,也让我明白了人与人之间交往的一些道理。

 


别人坐牢是抓进去的,我是“考”进去的

       我从来没有想过,有一天,我被出卖,被人从后面捅了一刀……回头看,突然发现那个人原来不是敌人,而是我的朋友。那种心痛,真的比用刀子捅还痛。  ———作者

      1975年7月25日,我刑满释放了。我呆呆地走出被关押了7年的那扇大铁门,从吉林省镇赉第五监狱到第一监狱农场就业,身份俗称“就业犯”。  

      按规定,出监犯人释放后,哪来回哪。我例外,因为我是现役军人入狱的,但不可能让我回部队,更何况我被判定为罪大恶极的“反革命”。

 

百年人生一过客,雁来雁去一首歌

       在这个世界上,总有一些东西让我们感动,总有一种情感让我们情不自禁。———作者

    我17岁参加工作任东风县小四平乡团委书记的1970年,是在十年“文革”之中。上级派我参加本乡驻太阳村(当时叫太阳大队)的“一打三反”运动工作队。其任务,就是打击阶级敌人,反击资本主义倾向之类。

 

因我办事不牢,使孤苦爷孙流落“北大荒”

     “心中为念农桑苦,耳里如闻饥冻声”,这种情怀伴随着我一生,也让我愧疚了几十年。 ———作者

 这个故事,得从吃派饭说起。吃派饭,现在的年轻人可能感到很陌生,但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在基层当过干部、下过乡的人,应该都有亲身体会。

人生就像旅程心灵的行李渐渐重压在我身上

    有些事情,也许不为人所知,但躲不过自己良心的审视…… ———作者

    活了大半辈子之后,我越发觉得,人生就像旅行,行李总是越积越多。如果只是去旅行,不管是去国外还是国内,顶多就是在旅行期间提着沉重的行李;但如果走的是人生的旅程,那问题可就严重了。旅行的行李有形体,包包并不会变重。相反心灵的行李会增重,渐渐重压在自己身上。如果放任不管,心中的不安会渐渐膨胀,一旦生出“无法放下,不知如何是好”的念头,就有公开说出来的必要了。

我与赵大姐素不相识却给她两次人生致命打击

    为了逃离这个耻辱的罪名,她想方设法偷偷把家搬到另一个谁也不认识她的地方,寻找生活的希望,重获做人的尊严;而我却一下子给她致命一击,让她瞬间又陷入无边的黑暗。 ———作者

   “文革”期间,我对一个无冤无仇、素昧平生的女人进行了两次精神上的伤害,那种伤害在当时来说是致命的打击。现在回想起来,我为什么那样残酷无情呢?假如一切可以重来,我会选择帮助她、庇护她,但可惜时光不能倒转,后悔药也没处买去。

负罪的主人

   它是狗,它是猫,它们是不会说话的动物。西方人说: 动物是另一种形态的人, 它们是人类的朋友,依赖于人,忠诚于人。 它们的命运与人类息息相关。 它们占据过我们的生命, 我们在它们身上倾注过深厚的感情。 它们是我们最忠实的伙伴, 给了我们无穷的快乐, 而我们却因它们与我们的利益发生冲突......

标签: 遗憾

作者:喃喃 分类:其他 浏览:415 评论:0

我为没医好病人的“虫念心病”而遗憾

对于临床医生而言,最难的部分永远不是医术。 ———作者

这是50多年前的事了,许多细节已不甚清晰,但留下的“遗憾”二字却笔笔刻在我的心头了。

我是1930年生人,1953年在吉林医士学校毕业,参加工作后在郭尔罗斯前旗卫生院当了一名医生。后来前郭尔罗斯蒙古族自治县(简称前郭县)成立,我所在的医院改为前郭县医院。

标签: 遗憾 医生

作者:喃喃 分类:其他 浏览:346 评论:0

关爷爷,我们怀念您,我们有愧于您

    对于世界上不管什么人给予自己的哪怕是再微不足道的帮助和关怀,也不要忘记了感恩。否则,愧疚之情就会深深地困扰着你,让你的人生在遗憾中度过。 ———作者

    我是吉林省公主岭监狱的退休人员,叫马晶石,今年74岁。现在我又聋又傻,不会写文章,不能听电话,但我心中有一件事,觉得我们家对不住关俊彦爷爷。他老人家对我们家恩重如山,我们却没给过他一点回报,哪怕是一粒米、一滴油,也没给过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