忏悔录 人谁无过 过而能改 善莫大焉

年少时我竟拿铁块砸伤哥哥的头,使我至今备受良心的煎熬与折磨

       直到今天,哥哥的落魄与受难始终是我难解的心结。 ———作者

       也许是我们兄弟俩分开时间较长,亲情也随之淡化了……总之哥哥不再像以前那样看重我了,这让我觉得很尴尬,很恼火。于是,年幼自私的我,一时丧失了应有的理智,冲动起来,竟毫不犹豫地拿起那块曾“让我欢喜让我忧”的废铁,狠狠地砸了一下哥哥的头!顿时,哥哥“啊”的一声就晕倒在地上……

我毕业分配时的不良表现,辜负了领导对我的培养和期望

       那时刚到长春,工作和生活也不太如意,心里对领导还是有疙瘩的,想等以后有机会再去看望他们一家吧,后来就慢慢地失去了联系…… ———作者

       我的家乡是在豫东平原一个比较贫穷的小村庄。高中毕业那年,我没有考上大学,选择了参军。幸运的是,我去的部队不是野战部队,而是在距离我们家乡不太远、苏北地区一个经济不太发达城市的一所军校里服役......

在玉清姐病入膏肓的时候我不该催她从我家中搬走

       被我的私心冲昏了头,才说出了那样冷冰冰的话,事后我不知有多后悔、多自责、多难过! ———作者

       入老年,对旧事的记忆便鲜明起来,我印象最深的是关于亲情方面所留下的遗憾和愧疚,因为它刻骨铭心地珍藏在记忆的宝库中。每当我回首妻姐玉清大姐从丹东来公主岭治病,直至离去的那段日子,心里总是感到隐隐作痛,至今难以释怀。

母亲被我逼得离家出走,使我成为良心上的终身罪犯

       再怎么说,我也不应该以自己有病为由去伤害年迈的母亲啊! ———作者

       我出生于上世纪70年代,从小在父母的百般呵护下过着无忧无虑的日子,可谓“少年不识愁滋味”。

  我人生的坎坷是从1992年考大学开始的。在那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年代,我高考落榜了。接着我又复读了一年,可还是落榜了。我那个郁闷啊!母亲看我一个大姑娘家,整日无所事事也不是办法,决定提前退休,和单位领导说情......

 

标签: 母亲 宽恕

作者:喃喃 分类:亲人 浏览:740 评论: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