忏悔录 人谁无过 过而能改 善莫大焉

我愿用余生弥补曾对母亲犯下的错

 妈妈,对不起!如果您能明白“对不起”这三个字的涵义,该有多好啊! ———作者

我想了好久,终于鼓起勇气将自己尘封的回忆掀开,来接受灵魂的审判。而立之年的我在这里悔过,不像以往的忏悔者年过六旬或七旬。也许你会问,这么小的年龄,这么单薄的生活阅历,怎么会有如此震撼心灵的忏悔壮举呢?可是有些事,我确实做了,也做得出乎自己的意料,每一次失眠的夜晚我都会承受道德的拷问和良心的谴责......

奶奶啊,我还没孝敬够您老呢

    我奶奶一辈子没照过相,只有她那慈祥的微笑像烙印一样打在我心上。 ———作者

    我今年70多岁,头发已所剩无几,步入风烛残年的岁月啦。平时喝点小酒,越发喜欢回忆往事。我奶奶应该是1905年生人。听说她年轻时候长得很漂亮,高高的个头儿,大眼睛,皮肤白白的。她的娘家住在饮马河(据说康熙皇帝路过这地方饮过马,因此而得名,是吉祥之水)西边,我小时候经常去串门。

我不服母亲管教,险些走向歪路

    我下定决心,一定要在今后的时光里好好孝敬父母,就如书上所说的那样:“做人臣者,当忠;为人子女者,当孝。” ———作者

    1973年秋,我10岁时,由于父亲在工作中如实汇报了工作,说了真话,被“红革会”(“文革”时期的一种组织)错误地定为“反社会主义分子”。于是,我家从原吉林省大安县城,下放到大安县城所属的红岗子乡南岗村———也是我的姥姥家,实行劳动改造。

没坚持继父与母亲合葬我不安

唯有行动,才能解除你所有的不安。 ———作者

1966年3月8日妇女节,这天本是我母亲的节日。但就在这一天,我的母亲却离开了人世。母亲死时,年仅53岁。我记得母亲出殡那天,天气闷热,漫天扬着黄乎乎的粉尘和沙粒,打得人睁不开眼睛。

 

标签: 母亲 继父

作者:喃喃 分类:亲人 浏览:665 评论:0

好邻居,我悔不该错怪你打你

    敬畏自然,就是敬畏我们自己…… ———作者

    我是《新文化报》的忠实的读者,从改版至今每年必订、每篇必看,扪心栏目也是每期必看的。我也有个想要忏悔的事,我错怪了我的好邻居,打跑了我的好邻居,真正感到追悔莫及。

妹妹,我是你不称职的姐姐

      我总觉得,是妹妹替我遮挡了一部分风雨,让我得以在象牙塔里圆了大学梦;作为姐姐,我亏欠妹妹太多、太多…… ———作者

    我在重点大学念完了研究生,妹妹14岁就辍学南下打工。我留在省城成家立业,妹妹却嫁到了乡下。我和妹妹,虽然出生在同一个屋檐下,却有着截然不同的经历和命运。我总觉得,是妹妹替我遮挡了一部分风雨,让我得以在象牙塔里圆了大学梦;作为姐姐,我亏欠妹妹太多、太多……

奶奶,孙女向您忏悔

    我后悔,当初奶奶走就该把她留住。不留住也行,在奶奶去乡下几天后,就该把她接回来,起码也要打个电话。 ———作者

    这篇小文我写了好多次,动笔、删除,又动笔、又删除。每当下决心写的时候,不敢回忆的事就不得不想,于是心里就一阵痛,写不下去了。又过几天还是想写,总觉得写完后心情也许能好过一点。

标签: 奶奶 愧疚

作者:喃喃 分类:亲人 浏览:602 评论:0

我“非典”时期在外寻欢作乐把妻子一人扔在家

     妻子一次又一次地包容我,不是她的软弱,而是她不想舍弃我们曾经有过的恩爱和这个历经磨难的家。 ———作者

   66年的生命历程,让我悟出一个人生真谛,那就是世上啥债都可以欠,唯有情债不能欠。因为,这是心灵的债务,会压得你喘不过气来。

标签: 非典 弥补

作者:喃喃 分类:爱人 浏览:516 评论:0

我当年的无意冒犯,伤害唐老师几十年

    有些痛,从根源上讲,不是我们造成的,但与我们有关。因为无意间的冒犯与入侵,往往伤害了他人的情感。 ———作者

    幽默本身是一种玩笑,是一种调侃,是出现在朋友、同学、家人之间的一种交际方式。幽默对绝大多数人来说像是一剂良药,一碗降暑汤,在你情绪低迷、郁闷无聊的时候,不管是谁,只要开一个小小的玩笑,就会使你的心情马上变好。

标签: 老师 道歉

作者:喃喃 分类:老师 浏览:544 评论:0

苦命童年幸有三姨相帮,我却没有报恩

    滴水之恩,涌泉相报;衔环结草,以报恩德,中国绵延多少年的古老成语,告诉我们的都是要感恩。但是,这样的古训并没有渗进我的血液,我是个忘恩负义之人。 ———作者

   “谁言寸草心,报得三春晖”;“谁知盘中餐,粒粒皆辛苦”,我们小时候背诵的诗句,讲的就是要感恩。滴水之恩,涌泉相报;衔环结草,以报恩德,中国绵延多少年的古老成语,告诉我们的也是要感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