忏悔录 人谁无过 过而能改 善莫大焉

因为不讲究,我伤害了最爱我的那个人

         宏离开我以后,再也没找过我,他是伤透了心。爱是自私的,爱是相互的,一个男人即便再爱你也不能容忍你的见异思迁。 ———丹

         丹(化名)是位四十多岁的漂亮女人。一开始,她是在QQ上向我述说她的故事的。她先是在对话框里给我发了一段叶赛宁的诗,“昔日在生活中体验的欢欣,早就已经不翼而飞,心中只剩下冷却的感情,失去的东西,永不复归”。我给她回复了一个大大的“?”号。她又发过来一句话:“积压许久的情感,需要一个安静、平和的心态慢慢梳理。”我又回复:“你说,我听。”

标签: 放弃 珍惜

作者:喃喃 分类:亲人 浏览:264 评论:0

妈妈,请再爱我一次

       台湾作家蒋勋说:“尽管我的妈妈很亲,但母爱有时候真是暴力,因为她不知道这个爱对一个青少年来说是多大的负担。”这是那段时间内,我对母亲的看法:为了我好,但束缚太多,接近暴力。———作者

       毛毛是我的小名,我的母亲喜欢这样叫我。我因青春期叛逆而伤害母亲的一些事,说起来应该止于2011年,当年我是长春市某实验学校七年二班的学生。现在我已经是个成年人了,我和母亲的生活也过得一天比一天好,但我曾经的种种不懂事,我母亲曾经的种种艰辛,还历历在目。它们激励我、警醒我,要知耻而后勇,做个让母亲省心的孝顺女儿。

低徊愧人子,不敢叹风尘

       妈妈在时,我总觉得属于我们母子的日子很长,我的心里,我的嘴边总挂着一句话:“有时间再……”直到有一天,她彻底将自己的生命放弃,我才觉得悲哀辅天盖地席卷而来,我无从躲避,不能原谅自己。 ———作者

       在我眼里,妈妈的相貌是好看的。家里有一张她当姑娘时的照片,照片上的妈妈是半蹲的姿势,梳着大辫子,嘴角挂着微笑,眉清目秀,仪态端庄,就像老电影里的明星一样。

她的“芳华”,因我的过错而失色

    我辜负了她最开始对我的美好期待,当她的世界只有我的时候,我却远离了她,愿她以后一切安好,愿她被这个世界真心相待,愿她以后能遇到一个真心对她的朋友。———作者

    无论多么平淡的东西,如若失去,才知珍惜。如果时光能回到那个阳光明媚的午后,如果我能预见未来的种种,如果……可惜没有如果,发生的已经发生,再怎么后悔也挽回不了。

盘点自己的醉酒经历让我无地自容,尴尬不已

    第一次醉酒后,曾经以为自己不会再有第二次。可是,不久前我又经历了一生中的第四次醉酒,它和第一次一样难受,一样折磨人,一样沉迷,一样刻骨…… ———作者

    人的思维有时候是很怪的,遇事提醒别人时往往很容易,很清醒,但能做到时刻清醒地提醒自己却很难。所以说,许多令自己尴尬不已、悔之无及的场面来自于自身,我的醉酒经历便因此而生。

千错万错是我的错,老伴,求你原谅我

    那时候我能这么原谅你,包容你,可是到了后来,我说话信口开河,想说什么就说什么,不假思索,因此,我伤害了你。 ———作者

    一晃,我和我老伴结婚55年了。在这55年的岁月中,困难过、幸福过。我们今年都81岁了,还没过够,他却突然走了,使我悲痛欲绝。让我特别遗憾的是,在他生命的最后一年里,由于我年老体衰,缺乏耐心,对他很不好,亏欠他很多,所以平时坐在家里心里总想这些。

我的不负责任让大哥到死都背负着一笔“心债”

    “约言不实践,道德受摧残”,这是一句民谚,也是我的心声。———作者

    今年是农历丁酉(鸡)年。12年前的四月十八,即2005年5月25日,是我大哥的忌日。如今,我已虚八十岁高龄,良心上还会因12年前大哥临终前的一句话,而备受煎熬。

年轻时小气小性伤亲情到老来真诚忏悔表歉意

    虽然我的亲人早已宽宥了我,可我却不能原谅自己,我要向我的亲人深深鞠躬真诚道歉,以使自己的心情好受一些。 ———作者

    人生架不住几个一晃,一晃书念完了,一晃结婚成家了,一晃退休6年“奔七”了,真不扛混啊!回想从农村到城里、从工人到管理者、从企业到机关,平平淡淡普普通通没做过一件对不起人民对不起党的事,没露过脸也没现过眼,但是却因为我的小气小性子做过几件伤害亲情的事。

爷爷,请原谅我没有说出您想听的话

    10月份,我刚刚获得了2017年度研究生国家奖学金。评审结果公示那天,天气格外好,我抬头望着蔚蓝的晴空,朵朵白云后面,仿佛出现了我那头发几乎掉光的干瘦的爷爷,他在对我微笑,也对这世界微笑。 ———作者

    隔辈亲,亲又亲。在这个世界上,血缘的亲情是无法替代的,也是最为真挚的。对老年人而言,享受祖孙之间的天伦之乐,是任何物质享受都无法替代的快乐。

我因一己之私,断送了几十年的友谊

    俭先,当年那件事,我想明白了,你没有错,错的是我…… ———作者

    我们在人前,需要面子,需要那些花哨的点缀,可是却常常忘了,朋友给予我们的那些难堪,恰恰在很多时候,是爱。可是,这么浅显的道理,我却纠结了二十多年才想明白。我和宋俭先曾是人尽皆知、形影不离的铁哥们儿,可是我们这对用“诚信”铸成的钢铁般的兄弟,在我们年逾知命时,却因我的一己之私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