忏悔录 人谁无过 过而能改 善莫大焉

因我办事不牢,使孤苦爷孙流落“北大荒”

     “心中为念农桑苦,耳里如闻饥冻声”,这种情怀伴随着我一生,也让我愧疚了几十年。 ———作者

 这个故事,得从吃派饭说起。吃派饭,现在的年轻人可能感到很陌生,但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在基层当过干部、下过乡的人,应该都有亲身体会。

我不该在老叔去世后与其家人断交

    我一直认为自己聪明绝顶,因此也就常常弄巧成拙,以致伤害了最不应伤害的亲人。 ———作者

    从来没有人告诉刚刚出世的老叔,他的童年可能还有另外的活法。说老叔得先从我的太爷讲起。太爷出生在贫寒人家,他的父母因生活所迫在他十三四岁时就送其去裁缝店当学徒了。旧社会的学徒工处境很苦,但他老人家凭借乐观、勤奋、会来事,硬是在艰苦的环境下学了一门过硬的手艺,后来用自己积攒的钱开了一家小裁缝店。

我的错误决定,使母亲没过上舒心日子

    人年纪越大,越能体谅父母,可很多人,却再也没有报偿的机会。 ———编者

    1994年重阳节这天,母亲突发脑溢血,深度昏迷了两天两夜后与世长辞。母亲咽下最后一口气时,眼窝渗出两滴泪珠。来帮忙料理后事的老人们讲,这种现象很少见。时至今日,母亲眼窝的那两滴泪,仍然让我心存不安,总忍不住想:在母亲的两滴眼泪里,会不会包含着失望和伤心?母亲对我,会不会一直带着埋怨呢?

爸爸,懂得您晚了

    谨以此文,提醒天下所有做儿女的,对父母尽孝必须做到两点:一是不能等待,二是不能让父母伤心。 ———作者

    我今年64岁,几乎一直与父亲生活在一起,直到他离开人世。我与父亲一起度过生命中如此多的光阴,可是大多数时光只用于打理日常事务,平平淡淡。我从未与父亲交心、深谈。时光飞逝,不幸的是,父亲已经离开人世,但悲哀的是,我从未与父亲说过心里话,更未进行一番意味深长的交流。

人生就像旅程心灵的行李渐渐重压在我身上

    有些事情,也许不为人所知,但躲不过自己良心的审视…… ———作者

    活了大半辈子之后,我越发觉得,人生就像旅行,行李总是越积越多。如果只是去旅行,不管是去国外还是国内,顶多就是在旅行期间提着沉重的行李;但如果走的是人生的旅程,那问题可就严重了。旅行的行李有形体,包包并不会变重。相反心灵的行李会增重,渐渐重压在自己身上。如果放任不管,心中的不安会渐渐膨胀,一旦生出“无法放下,不知如何是好”的念头,就有公开说出来的必要了。

一生不长,未尽孝恩,父亲别走

    让我这辈子都不能原谅自己的是,冥冥之中,我却在用自己的实际行动,怠慢、伤害着父亲,借以发泄对他的不满…… ———作者

    父亲离开我们33年了。这些年来,每当父亲的祭日,我就情不自禁地翻开父亲的照片——他生前留下的唯一照片。于是,止不住的泪水,滚滚而下,一泻千里,将我涌入无穷的忏悔和思念之中。

标签: 父亲 追悔

作者:喃喃 分类:亲人 浏览:428 评论:0

愧对父母我54年里只回家探望二老8次

    常回家看看爹娘,是做儿女的基本责任。 ———作者

    每当我听到《常回家看看》这首歌,心里就发慌,不好受。回想起走过的人生,我深感自己是个不孝之子。17岁离开爹娘出外工作,直到二老相继去世,一共54年的时间里,我回家探望二老只有8次。尤其痛恨自己的是,二老先后去世,我都没有见到他们最后一面。

无限悔恨无处诉,一份孝心一世空

    父亲走的第二天,儿子出生;为了儿子,我没能见到父亲最后一面。 ———作者

    我1952年出生在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宾县满井乡一个比较偏僻的农村,1972年当兵,转业被安置到吉林省四平市。本人祖籍山东,祖父小时候跟曾祖父闯关东,落户到松花江边,以捕鱼为生。父母于1946年结婚成家,至今已经过去70余年。

标签: 父亲 悔恨

作者:喃喃 分类:亲人 浏览:348 评论:0

二哥在弥留之际,还要替我当地主

    关于我生命中沉痛的回忆,不想则已,回忆起来贯穿始终的是我的“地主”成分问题,其余“大事”都隐退为背景。 ———作者

    说起来,我算是一位成功的医生,如今身体健康,家庭幸福。但那几十年前的某些片断,让我直到今天仍无法释怀。总之,关于我生命中沉痛的回忆,不想则已,回忆起来贯穿始终的是我的“地主”成分问题,其余“大事”都隐退为背景。因为莫须有的“地主”成分,才导致了我的坎坷命运;我二哥对此更是铭心刻骨,纠结一生。

为播种,我放弃了生命垂危的母亲

    人生无常,岁月流逝,每当回忆起最后一次见到母亲时的情景,犹使我心有余痛,悔恨不已…… ———作者

   1987年阴历三月初七,母亲享年66岁。而我,对不起一辈子历尽艰辛、受苦受难的母亲。我的母亲是一位农村妇女,没有念过一天书,普通得像土一样。我十几岁的时候就听母亲对我们说,她的命很苦,甚至他们哥儿仨的命都苦。母亲3岁就没了父亲,她根本就不记得爹爹是什么样子。姥姥共有他们三个孩子,大舅老大,大姨老二,母亲最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