忏悔录 人谁无过 过而能改 善莫大焉

父亲、母亲和哥哥,我对你们都有愧疚

    有种爱,总因为血缘的亲近而被视为理所当然,被忽视了,甚至被挑剔。 ———作者

    我于1936年年末在榆树乡下出生,1954年考入长春地质学校,1958年毕业分配到通化地质大队工作。此后大半辈子,我净在深山老林里转。

    1959年,我和本村一位18岁的姑娘小君结了婚。她漂亮、勤劳、孝敬老人。那时她在榆树调味厂上班,婚后调入我单位做统计工作。

遗憾,往往就发生在犹豫之中

    人年纪越大,越能体谅父母,可很多人,却再也没有补偿的机会。 所幸爸爸还在世,我们还有机会。 ———作者

    2012年春节刚过,已卧床七年,八十高龄的爸爸突发四十摄氏度高烧,住进了吉林省人民医院ICU病房,直接用上了呼吸机。爸爸这一次病得不轻。经全面检查,病因找到了,是由于常年卧床导致肺部感染和尿路感染。据医生讲,常年卧床的病人最容易导致肺部感染。是啊,爸爸曾因前列腺增生进行了造瘘手术(挂着尿袋),后来常年卧床,日常生活不能自理,饮水、进食全靠人喂;近两年来,隔三差五就发烧,我们还以为是感冒呢……

标签: 父亲 孝心

作者:喃喃 分类:亲人 浏览:508 评论:0

妈妈,女儿向您保证,再也不吸毒了

       我特别恨我自己,一种罪恶感就在我的五脏六腑内燃烧。原谅我吧,妈! ———作者

    我妈说:“妈给你跪下了! 你可别再吸毒了。 你咋还能吸毒呢?咱这样家庭的孩子怎么还能吸毒呢? ”说着,我妈和我妹妹都哭得抬不起头了。

标签: 戒毒 妈妈

作者:喃喃 分类:亲人 浏览:442 评论:0

我愿用余生弥补曾对母亲犯下的错

 妈妈,对不起!如果您能明白“对不起”这三个字的涵义,该有多好啊! ———作者

我想了好久,终于鼓起勇气将自己尘封的回忆掀开,来接受灵魂的审判。而立之年的我在这里悔过,不像以往的忏悔者年过六旬或七旬。也许你会问,这么小的年龄,这么单薄的生活阅历,怎么会有如此震撼心灵的忏悔壮举呢?可是有些事,我确实做了,也做得出乎自己的意料,每一次失眠的夜晚我都会承受道德的拷问和良心的谴责......

奶奶啊,我还没孝敬够您老呢

    我奶奶一辈子没照过相,只有她那慈祥的微笑像烙印一样打在我心上。 ———作者

    我今年70多岁,头发已所剩无几,步入风烛残年的岁月啦。平时喝点小酒,越发喜欢回忆往事。我奶奶应该是1905年生人。听说她年轻时候长得很漂亮,高高的个头儿,大眼睛,皮肤白白的。她的娘家住在饮马河(据说康熙皇帝路过这地方饮过马,因此而得名,是吉祥之水)西边,我小时候经常去串门。

我不服母亲管教,险些走向歪路

    我下定决心,一定要在今后的时光里好好孝敬父母,就如书上所说的那样:“做人臣者,当忠;为人子女者,当孝。” ———作者

    1973年秋,我10岁时,由于父亲在工作中如实汇报了工作,说了真话,被“红革会”(“文革”时期的一种组织)错误地定为“反社会主义分子”。于是,我家从原吉林省大安县城,下放到大安县城所属的红岗子乡南岗村———也是我的姥姥家,实行劳动改造。

没坚持继父与母亲合葬我不安

唯有行动,才能解除你所有的不安。 ———作者

1966年3月8日妇女节,这天本是我母亲的节日。但就在这一天,我的母亲却离开了人世。母亲死时,年仅53岁。我记得母亲出殡那天,天气闷热,漫天扬着黄乎乎的粉尘和沙粒,打得人睁不开眼睛。

 

标签: 母亲 继父

作者:喃喃 分类:亲人 浏览:603 评论:0

好邻居,我悔不该错怪你打你

    敬畏自然,就是敬畏我们自己…… ———作者

    我是《新文化报》的忠实的读者,从改版至今每年必订、每篇必看,扪心栏目也是每期必看的。我也有个想要忏悔的事,我错怪了我的好邻居,打跑了我的好邻居,真正感到追悔莫及。

妹妹,我是你不称职的姐姐

      我总觉得,是妹妹替我遮挡了一部分风雨,让我得以在象牙塔里圆了大学梦;作为姐姐,我亏欠妹妹太多、太多…… ———作者

    我在重点大学念完了研究生,妹妹14岁就辍学南下打工。我留在省城成家立业,妹妹却嫁到了乡下。我和妹妹,虽然出生在同一个屋檐下,却有着截然不同的经历和命运。我总觉得,是妹妹替我遮挡了一部分风雨,让我得以在象牙塔里圆了大学梦;作为姐姐,我亏欠妹妹太多、太多……

奶奶,孙女向您忏悔

    我后悔,当初奶奶走就该把她留住。不留住也行,在奶奶去乡下几天后,就该把她接回来,起码也要打个电话。 ———作者

    这篇小文我写了好多次,动笔、删除,又动笔、又删除。每当下决心写的时候,不敢回忆的事就不得不想,于是心里就一阵痛,写不下去了。又过几天还是想写,总觉得写完后心情也许能好过一点。

标签: 奶奶 愧疚

作者:喃喃 分类:亲人 浏览:504 评论: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