忏悔录 人谁无过 过而能改 善莫大焉

我因一己之私,断送了几十年的友谊

    俭先,当年那件事,我想明白了,你没有错,错的是我…… ———作者

    我们在人前,需要面子,需要那些花哨的点缀,可是却常常忘了,朋友给予我们的那些难堪,恰恰在很多时候,是爱。可是,这么浅显的道理,我却纠结了二十多年才想明白。我和宋俭先曾是人尽皆知、形影不离的铁哥们儿,可是我们这对用“诚信”铸成的钢铁般的兄弟,在我们年逾知命时,却因我的一己之私,

我欠小兰姑娘一个爱的承诺

    过去的就过去了,这个世界上是没有后悔药的。既然我们曾经相爱过,这段初恋的美好情感就留在心里吧。生活还将继续,让我们都祝福对方幸福快乐。 ———作者

    听到一句歌词:“谁在想你,你在想谁……”到了老年以后,我经常会在一念之间,想起一些看似与我并不相关的人,想得不长久,不深刻,模糊而陈旧,却隽永。

万爱千恩百苦,疼我孰知父母

    我妈妈一看到钱,眼泪还在眼眶里,嘴上就笑了,直说:“这下好了,我老丫头有救了。” ———作者

    我活了81岁了,活得长,就会有一些人生感悟。我感悟最深的是:对爸爸、对妈妈,你不管做什么,都觉得还是不够,还是来不及……

我的粗心大意,耽误了父亲的病情

   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有那么一个人,他是异常爱你的。他知道你身上流着他的血,你的快乐幸福就是他的一切。我们是不是应该还这样厚重的一份爱,给那个深爱我们的父亲?可是,在我父亲身患重病,最需要我拿主意的时候,我又是怎么回报他老人家的呢?!  

谁说我妈妈“傻”?她是最完美的母亲

    自《新文化报》开辟“扪心”栏目以来,每期我都全部阅读了,特别是今年5月27日刊登的《我因少不更事,深深地刺痛了妈妈的心》一文,使我感触颇深。我也曾因各种不懂事深深地刺痛过我妈妈的心。妈妈是位雷锋式的伟大妈妈,她对我恩重如山,给了我无尽的爱。她就像一粒小小的火星,在我的生命之火即将媳灭时,助我燃起一场熊熊的大火,我的生命因她而精彩。

回忆起那一家人,有不能释怀的自责

    去年夏季的一天,我在河边散步,顺便看看河边的工程。那一段河水已经截流,水排干了,正在搞河心的电动喷泉工程,是美化城市的举措。据说将要有一场全国的少数民族运动会在这个城市举办,所以城市建设加快了速度,加大了力度。那个河段,本来是游泳区,像我这样爱游泳的人都关心、盼望工程早日完工,恢复水位,好去游泳。

迷信酿成我终生无法弥补的两大遗憾

    算起来,我也是个76岁的老人了,可祖母的影子总是若有若无地跟着我,我禁不住浮想联翩,老泪纵横。有时,我真想手捧苍天,双膝跪地,对着远方真真切切地喊一声:“奶奶,我的‘亲娘’!”

   清明雨上,念斯人已故无处话凄凉。重阳插萸,悲斯人逝去无处觅踪影。十五月圆,苦斯人独往无缘再聚首。母亲,儿子想念您;祖母,孙子对不起您。

遗憾,我和老伴没留下钻石婚纪念照

    许多时候,我们总把最喜欢的事情留到最后。可惜,死亡来临之前并不通知我们。尽管我们已经荣幸地迈入21世纪信息时代,信息高速公路已经架到我们家门口,却没有一家公司可以出售死亡的信息。所以绝大多数人留在最后、最喜欢做的事情,最后都带进坟墓里去了。

大女儿,你能原谅妈妈吗?

    中国有句老话:“心疼的儿女,难舍的财。”说的是,儿女在父母心目中的分量。必要时,财可以舍,但是儿女不可以舍,因为没有钱了可以再挣,儿女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,是掌上明珠,一旦失去了,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滋味,真是比黄连泡苦胆还要苦上一百倍啊! 

我因少不更事,深深地刺痛过妈妈的心

    “妈妈,有您的地方才叫家,守着您是天大的事儿。 ———作者

     以下所说的几件错事,都发生在我的小时候,与我妈妈有关。如今,妈妈已去世十年了,我不清楚她生前是否会一直记在心里,但是有一点我在当时就清楚,甚至至今都记忆深刻,那就是我的少不更事,曾深深地刺痛了妈妈的心。我为此深深地愧疚,这个愧疚,越到老年越有一种如鲠在喉、不吐不快的感觉,成为了我终生的遗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