忏悔录 人谁无过 过而能改 善莫大焉

在“清队”中,我暴打专家杨善济先生

       杨先生虽已作古,入住天堂,但他的良善、他的为人,却永驻我心。我会永远记住他,永远思念他,为他烧香祈福。  ——作者

       这种羞愧难当、痛心疾首的心情,已经困扰了我四十多年。这种“羞愧”感,从我1968年暴打杨善济先生的那天开始,就在我的心中徘徊不散。当我渐渐地看清了自己身后的那段经历和历史的真面目时,我对自己当年的行为就不只是“羞愧”了,还感到特别“痛心”。

标签: 良心 愧疚

作者:喃喃 分类:同事 浏览:760 评论:0

我导演的一场恶作剧,欺骗了真诚待我的老师和同学

       今天,我要向班主任刘老师和同学们诚恳悔过,尤其要向校长和全校的同学们鞠躬道歉。  ——作者

       也许,已经没人记得当年我生病的事了;也许,更不会有人知道,我生病的事其实是个恶作剧,它已经在我的心里整整隐藏了32年。作为导演这幕恶作剧的当事人,我怎么可能把它从记忆里抹去呢?事实上,很多年以来,我一直为此感到愧疚和不安,时常谴责自己,只是始终没有勇气向老师和同学们公开谢罪。

大黑,亲爱的伙伴,我必须为你的死忏悔一生

大黑,你对我是那么信任、忠诚和服从,可我却没能在你生死攸关的时刻,勇敢地站出来承担责任,挽救你的生命。——作者  吴可

这是两篇对狗的忏悔文字。两位作者在来信中都说,想对一条狗“写点忏悔的文字”,且“已经很有些年头了”......


标签: 大黑 忏悔

作者:喃喃 分类:其他 浏览:784 评论:0

我的“证实”,让同学付出生命代价

       岐山……打我骂我吧!我的灵与肉甘愿承受你的一切惩罚。  ——作者

       当我提笔给你写这封信的时候,一种无以名状的心绪撕扯着我的心。我是个“苟且者”,不配做你的学友。在你当年“出事”的时候,我不但没有做到“舍生取义”,而且还“卖义取利”,是我害了你!今天,我向你赔礼赎罪,真心忏悔。

我们的鲁莽差点断送女儿性命

      我的女儿,你未来的路还很长很长,我会为你祝福,直到停止呼吸。  ——作者

      一想起三年前初秋的那一天——老公暴打孩子的一幕,我们就羞愧难当,那种不堪回首的剧痛就像蝎子蜇人一般难以抗拒,久久地煎熬着我们彼此羸弱的身躯。好在那一天过去了,那段阴霾的日子也终于挨了过来,而且已经成为我们心中一个深刻的青少年教育版本,它时刻提醒着我们,如何正确地教育自己的孩子。

我做错3件事,伤害了4名学生

       虽然每写一个字,我的身心都承受着痛苦的折磨,但我必须趁我还明白的时候,向被我伤害过的学生们真诚忏悔。——作者

       我叫张广新,做过近四十年的小学教师。我热爱这一行,真的没干够,但岁月不饶人啊!2007年10月,我到了退休年龄,不得不离开所钟爱的事业,到松原市投奔在那里工作的子女们,享受天伦之乐。

标签: 忏悔 教育

作者:喃喃 分类:学生 浏览:687 评论:0

连长因我的过错而负伤,我对不起他!

       每当“八一建军节”临近的时候,我都会不由自主地想起自己的那段军旅生涯,想起与自己朝夕相处6年的老连长。翻出在部队照的那些老照片,目光停留在老连长的一张“全家福”上,我的心情无比激动。连长是我的入党介绍人,在我的成长过程中,他倾注了大量的心血。可以说,没有连长,就没有我的今天。 

标签: 责备 吉林

作者:喃喃 分类:其他 浏览:546 评论:0

我害死了5岁的妹妹,也让妈妈伤心欲绝

       聊以自慰的是,在妈妈的有生之年,我终于和她面对面地承认了自己的过错。虽是在酒后,但酒后吐真言,这是我对小清妹妹发自内心的忏悔。——作者

       这是一个埋藏在我心底57年的秘密,从来不愿意对外人提起。我出生在吉林省永吉县一个叫菜家林子的小山村。爸爸从10岁起就给商店当学徒,后来做店员。土改时,家里被划为贫农,分了两间草屋、一垧多地。别的农民都欢天喜地的,可面对土地,爸爸却愁眉苦脸,因为他对种地一窍不通。

爸爸、妈妈,我一定会去接你们来东北团聚

       在这里,愿我的真诚忏悔,能让远方的爸爸、妈妈了解我的心路历程,同时也能给我这颗还保留着最后一点良知的心,带来些许慰藉。  ——作者

       在每个人的一生中,都会或多或少地发生一些刻骨铭心的故事。有些故事里的人和事,会随着时间的推移,愈加强烈地敲打着我们的良知,不管是白天还是晚上,总是萦绕在我们的心头挥之不去。我这里要说的,是关于我与爸爸、妈妈之间的往事。爸爸、妈妈是我在南方一个小山村里认下的“干爸”、“干妈”。他们曾在我求学无门、走投无路、落魄他乡之际,不计得失、不求回报,全力以赴地帮助过我。他们对我情深似海,恩重如山,可我却亏欠了他们!

59年前的承诺至今还未兑现,让我愧疚难当

       张光耀师傅的一顿打岔,让我感到异常尴尬的事就算过去了,可在我内心深处,却比受到一番谴责还不安。 ——作者

       事情发生在1953年冬天,与一项举国瞩目的送电工程——506工程有关。506工程是我国建设的第一条22万伏超高压送电工程,全长369.25公里,是朝鲜战争爆发后为避免电力缺乏而采取的一项战略措施。当时东北地区电力供应只有两处大的发电厂,一是松花江上游的丰满电厂,再一个就是中朝合用的水丰电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