忏悔录 人谁无过 过而能改 善莫大焉

爸爸、妈妈,我一定会去接你们来东北团聚

       在这里,愿我的真诚忏悔,能让远方的爸爸、妈妈了解我的心路历程,同时也能给我这颗还保留着最后一点良知的心,带来些许慰藉。  ——作者

       在每个人的一生中,都会或多或少地发生一些刻骨铭心的故事。有些故事里的人和事,会随着时间的推移,愈加强烈地敲打着我们的良知,不管是白天还是晚上,总是萦绕在我们的心头挥之不去。我这里要说的,是关于我与爸爸、妈妈之间的往事。爸爸、妈妈是我在南方一个小山村里认下的“干爸”、“干妈”。他们曾在我求学无门、走投无路、落魄他乡之际,不计得失、不求回报,全力以赴地帮助过我。他们对我情深似海,恩重如山,可我却亏欠了他们!

59年前的承诺至今还未兑现,让我愧疚难当

       张光耀师傅的一顿打岔,让我感到异常尴尬的事就算过去了,可在我内心深处,却比受到一番谴责还不安。 ——作者

       事情发生在1953年冬天,与一项举国瞩目的送电工程——506工程有关。506工程是我国建设的第一条22万伏超高压送电工程,全长369.25公里,是朝鲜战争爆发后为避免电力缺乏而采取的一项战略措施。当时东北地区电力供应只有两处大的发电厂,一是松花江上游的丰满电厂,再一个就是中朝合用的水丰电站。


爷爷替死去父亲抚养我,但我今生却无法回报他了

什么是“子欲养而亲不待”?我的体会刻骨铭心。 ——作者

学生时代是人生的重要阶段,我的学生时代是爷爷供养的,我感谢他。但是,这个阶段也给我的人生留下了最大的遗憾,而且无法弥补。当我即将大学毕业参加工作,有能力回报爷爷的时候,爷爷已经永远离开了我,离开了这个世界。此时,距离我大学毕业仅差半个月。